Loading……

静安区经济适用住房申请供应启动新闻通气会实录


【来源:区新闻中心 发稿时间 :2011-03-25 15:48 阅读次数:【推荐】【纠错】
纠错
1.错误类:
错别字 图片显示错误页面显示错误 其他错误
2.出错页面的地址(浏览器地址栏里面的地址):*
3.内容标题:*
4.为了方便我们更准确及时的处理错误,请尽可能详细填写你的操作经过:
您的姓名:*
联系方式:*
Email:*
【收藏】 【字号 】 【我要打印

静安区经济适用房申请供应启动新闻通气会实录

 

时间:2011316

地点:静安区机关会议中心

主题:静安区经济适用住房申请供应启动

主持人:中共静安区委宣传部副部长、静安区新闻发言人  周惠珍

嘉宾: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局长 杨志健

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副调研员 葛海金

 

      周惠珍:

    各位媒体朋友,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静安区经济适用住房申请供应启动的新闻座谈会。首先向大家介绍今天与大家座谈的两位领导,左边的这位是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局长杨志健,右边的这位是我们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的副调研员葛海金,也是这项工作的分管领导。

住房问题是一个重要的民生问题,直接关系到我们广大群众的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质量的改善。目前我区该项工作整体推进情况的材料已经发到各位记者的手里,同时我们静安区住房保障局工作把相关政策在本周《静安时报》上做了一个集中的宣传。杨局对这方面的内容就不再重复了,我们就直接请葛海金同志介绍一下我们静安区经济适用房具体的举措和咨询受理的具体情况。

   

       葛海金:

       经济适用住房是上海市委、市府在“十二五”期间保障居民基本的居住需求,提高居民居住水平的一项重大决策,我们静安区委、区府也非常重视这项工作。去年,全市在徐汇、闵行两个区试点,进行经适房推进工作。在此过程中,静安区委、区府领导要求我们密切跟踪、虚心取经,为我们静安区推进这项工作早计划、早准备、早筹划。我们去年8月、9月分别就静安区的经济适用住房推进的总体方案通过了区府常委会和区委常委会,这项工作也被区政府列为2011年度的政府实施项目。今年2月份,全市召开经济适用住房申请供应推进大会以后,区委、区府领导又再次要求我们精心准备。按照全市统一的时间节点,我们3月底之前完成了静安区的经适房受理工作。从去年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在今年全市的推进大会召开以后,我们又进行了紧张有序的准备,做到四个“到位”:

    一个是组织到位。按照做强做实区、街道两级住房保障机制的要求,我们调整充实了区的住房保障领导小组和区的住房保障中心,做强、做实了街道住房保障机构,新成立了区一级的居民经济状况核对中心,从整个的组织架构上来说是做强、做实了两级保障机构;

    二是政策到位。按照全市统一的经济适用住房申请供应相关的流程要求,我们就这项工作主要的一些单位,如房管局、民政局、街道、公安分局以及检察部门,围绕经适房申请工作的相关流程要求分别明晰了职责;

    三是措施到位。我们在区经济适用住房申请供应总体方案的基础上,又分别建立了与一街道一方案,更加细化了操作这项工作的具体方案。并对可能在受理现场出现的一些问题,制定了相关的应急预案;

四是宣传到位。我们依托街道深入居民区,广泛地就经济适用住房的相关政策进行宣传、咨询。去年以来,我们总共组织了90多场次的宣传和咨询活动,向居民发放了三千多份宣传资料,同时依托我们静安的一台一报,就静安区按照全市统一的相关政策标准,就居民在申请受理经适房和关心的一些问题也做了报道。

按照全市统一的要求,我们静安区经济适用住房申请受理这项工作,323号~25号,分两个环节,2325号是咨询预检阶段,328428号将进入申请受理阶段。这项工作结束以后,将转入审核阶段,按照整个的工作流程132天,相关的审核结束以后,我们将进入摇号、轮候、选房、签约购房等环节。

   

    周惠珍:

    接下来我们进入提问环节。各位媒体朋友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在座的两位领导。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我是人民日报上海分社的记者,有两个问题:第一,“两会”期间,很多代表委员对本身为什么要做经适房也有很多讨论,有一种意见就是说我们就搞租赁房,不用搞经适房,经适房是一个很尴尬的东西,革新起来也很难。有一些家庭如果按照这个标准他连经适房也买不起,之后产权的分割也会有很多问题。当然这个是国家层面来决策的问题,在你们操作当中,有遇到什么问题,有没有这方面类似的想法或者建议?

    第二,静安可以申请经适房的家庭总量大概是多少?现在已经建的总房源有多少套?供求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下一步有没有可能还要再建?谢谢。

   

    葛海金:

    上海市目前就保障性住房基本形成了廉租房、经济适用住房、公用租赁租房和动迁安置房“四位一体”的保障体系。实际上,我们所谓的“四位一体”就保障体系而言是一个互补性,也就是针对各个城市根据收入也好、住房面积也好,根据不同人群所推出的这么一个体系,应该说从目前的“四位一体”来说,经适房是针对经济条件高于廉租住房标准,但又买不起商品房的目标人群。静安区目前推出的经适房的房子,是由市里面统筹房源。静安区有四块房源,一块是浦东三林,一块是青浦的华新,一块是江桥,一块是闵行。从房源上来看,四块房源的房价由于地段不同,价格也不一样。考虑到我们申请居民的家庭的经济状况不同,我们在要求居民在申请过程中,一个是诚信申请,二是要量力选房。拿出四块房源,也是考虑到这些申请家庭经济状况的不同。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预计的需要经适房的户籍人口或者是家庭和房源的总量大概是个什么数?

   

    葛海金:

    由于申请工作还没开始,所以我们目前还无法统计出准确的数字,因为有这样、那样的情况,变数很大。另外一方面,经适房的申请应该说是完全由居民家庭自愿,政府做好配套服务工作。所以,我们还是倡导诚信申请,量力选房。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那四个基地的房源一共有多少呢?

   

    葛海金:

    目前市里面给我们静安区初步考虑的有一个方案,这个方案也只是一个初步的,具体根据各个区的实际情况进行统筹安排。比如说现在可能是给你某一个地段500套房,那么这个地方可能你申请的人数到时候通过审核符合这个条件,超过这个数值,可能市里面还要做重新的调剂。从市里面目前给我们房源来看,应该说基本上能够满足我们静安区申请家庭的需求。

   

    劳动报:

    我是劳动报的记者,静安区有没有自己自建的经适房?之前我们在三林基地是有自建的经适房的,不知道目前是不是已经建完了,进度如何?

    

    杨志健:

    经适房的启动是从建设向运营、管理、分配的这么一个过程,在三林基地是市里面作为市的住房保障中心领导小组考虑到几个中心城区在本区都没有合适的或者说是有一定规模的基地来建设这个经济适用房的,所以三林的大基地建设实际上是市里面的一个经适房的建设基地。当时的建设格式是几个中心城区在统一调配了土地以后,由各个区的开发企业或者区政府为主进行建设。我们静安区的三林基地的地块建设,现在运行是非常正常的,跟黄浦、卢湾、浦东我们一起在建设,但是它进入运行阶段,进入分配阶段以后,因为它毕竟是市里面的一个大基地之一,它整个房源的统筹、分配、使用,更倾向于由市的住房保障中心来统一进行运行。

   

    劳动报:

    还规定说我静安区的人能住进静安区造的房子里?

   

    杨志健:

    我们现在更多的精力或者注意力要放在各个区县集中推进的申请受理阶段,因为只有把每个区居民的真实愿望提出来,市保障中心的调配跟区县居民之间的需求才能更好地符合。但是从我们区建设基地的供应角度来讲,从今年这样一个分配角度来讲,一定能够满足本区居民的需要。

   

    劳动报:

    刚才你提到静安区好像也是成立了一个经适房的居民经济核对中心,这个和市里面的有区别吗,还是按照市的要求在区层面设立的?

   

    葛海金:

    居民经济核对中心是从民政这一条线上和市里面的经济核对中心职责是一致的,只不过区这个层面(这个中心)是负责本区区域的居民经济状况的核对。

   

    劳动报:

    是不是到23号开始受理的时候,这个中心就开始进行核对的工作了?

   

    葛海金:

    不能这么说,应该说已经投入工作了。因为整个的流程还有一个时间节点,我们受理以后,前面的一段时间主要是审核申请家庭的户籍情况和住房面积情况,在这两项通过,符合准入的条件,再把居民的基本信息转入经济收入核对中心,审核他的经济收入状况,实际上它有一个先后的顺序。

   

    解放日报:

    那现在我们区里的居民在政策方面,主要问得比较多的是哪几点?

   

    葛海金:

    居民对经适房的申请供应这一块,应该也是有阶段性、递进性的过程,从去年两个试点区推开以来,我们区居民最关注的问题是两个,一个是房价,一个是房源地段。通过去年我们深入居民区的广泛宣传,尤其是对我们今年全市13个中心区推开这项工作,在房源、房价已经明确了,去年某一阶段老百姓比较敏感的问题,因为还没有明确,所以关心得比较多。现在这些东西都已经明确了,目前从我们今年深入居民区了解情况来看,更多的还是了解申请家庭的一些细节,就是政策的一些细节环节。在大的政策面上,因为大家都很明白了,关心的问题有所转移了,转移到一些细节环节了。

   

    解放日报:

    他们有什么希望的方向,觉得政策有哪些方面是可以完善的,或者是有些需求没有考虑到的?

   

    杨志健:

    实际上经适房的这样一个准入的标准,从去年徐汇、闵行两个试点到今年中心城区的拉开,是在不断地听取市民的实际需求,在进行不断地调整、放宽的。我们可以预见,在这一批拉开以后,随着我们大量的经济适用房,大基地房屋的建设储量的增加,这些准入的标准完全有可能进一步调整,使得有更多有需求、有愿望的家庭,在一定的程度里面是可以一定程度地满足。所以我们现在跟居民沟通的时候,也是在咨询政策的过程当中,跟居民说,比如收入条件或者是房屋的情况在目前的标准下还有那么一个距离,或者差一点,或者是完全不符合,我们也请居民能够耐心地等待,在今后的这样一个推进过程当中,也有可能对一些准入的条件和标准有所调整。它也是在不断地完善过程当中。

           

    青年报:

    静安区的准入标准,相对其他的一些先行试点区有没有放宽呢?因为像虹口的话,它好像就是比试点有所放宽。

   

    杨志健:

    现在拉开的中心城区跟去年的试点区是放宽了,但是全市是统一标准的。不会说静安在市里面的标准上面我们微调成什么样,虹口微调成什么样,现在的标准是全市统一的,但是跟去年徐汇、闵行试点时候的标准是放宽的。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感觉完成申请和审核的行政成本也蛮高的,需要调查的财产种类很多,人员结构、工作性质,有没有专门的有经验的人,还是有一套工作流程已经建立了,前面听你们聊天在说,觉得有很多问题也没有设想到?

   

    杨志健:

    从政府的角度来讲,“四位一体”的保障住房的体系建设应该成为特别是像我们作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特别是在区县层面上,以实施运行为主要职责的这样一些有关的职能局,可能今后要成为我们在民生保障方面的一个长期或者说是主要的工作。所以从住房保障中心、从经济收入核对中心,这些都是要有效地保障这样一些民生工作或者说是住房保障方面的一些必备机构。这是从组织的一个角度来讲的,是必须要做的。同时经适房这个工作也是一个从无到有的新的工作,如果说我们完全能够把所有在推开过程当中的事情预先预设好,肯定有一个过程。但是在经适房推开之前,上海从2000年左右就有廉租住房的推出,所以廉租住房的推出某种程度上,也是要对居民的收入、住房核对,只是它指向的人群的条件情况跟目前经适房在标准上面有所不同。所以从这样一个路径和这样一个工作机制的角度来讲,我们就是要把它作为一项重要的主要的工作来抓的时候,相应的这样一些工作机构准备。实际上,市区两个层面都在加大力度。为什么呢?因为刚才讲到的这个收入核对中心,它实际上要相关部门之间的一个相互配合才能够把一个家庭的有形、无形、有价、证券、银行等等因为现在大家的收入渠道、资金的渠道,财产的情况是多种多样的,所以在市的层面上它是要加大这样一个资源渠道之间的整合。那么我们的区县核对一部分是要依赖于市里面的这样一些大的信息库的支撑,同时我们在廉租房开展的这些年当中,也要做一些必备的调查、核对工作。所以刚才讲的的确是这样子,在一个月左右的集中受理结束以后,是要转入大量的后台的一些协同和核对工作。所以一方面是我们作为政府机构的努力,同时也的确是希望市民在申请的时候,要诚信和如实地反映,需要双方的配合。总共有效工作日是132天,所以工作量的要求还是很高的。

   

    文汇报:

    怎么样让它成型,具体有没有一些什么措施,或者怎么做的?

   

    杨志健:

    申请家庭财产的审核要依靠市民政局组建的一个信息库,尽量把申请家庭所有的汽车、房屋、银行、账户、债券、资金,凡是能够有登记的,这个肯定是有一个联动的调查。还有一个环节是要公示,在小区里面、居委会里面都要公示。一家人的收入,实际的生活水准和他日常的表现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借助于一些社会的力量,大家共同监督和配合。有一个公示核对,这个环节是非常重要的。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只是在他居住的小区、街道公示?会上网吗?

   

    杨志健:

    在所在的街道居委会公示,不会上网。

   

    葛海金:

    对于不诚信的申请家庭,也是有处罚的相关的制约条件的。比如说一经核实存在恶意的隐瞒成分,那就列入黑名单,取消申请资格,还要担一定的风险。经适房这项工作应该说下一阶段也是一个常态化的工作,政府在准入的一些标准条件上可能会不断地进行调整。我们在向居民宣传过程中除了把相关的规定告知他们,有这方面的要求。另外审核公示还有这方面的监督的相关机制以外,同时也告诉他们,如果说这一批你的相关条件不符合,那么准入的一些条件、标准还是要做一些调整,调整以后符合你了再申请,应该说他还是有机会的。

   

    劳动报:

    还有一个问题,除了经适房之外的,你刚刚讲到是“四位一体”的保障体系,比如说廉租房或者是公租房这一块,静安区现在有没有一些具体的建设项目或者公租房有没有具体的进展?

   

    杨志健:

    去年主推的是经适房,我们各个区县都已经进入到实质的运行当中去了。公租房也是成为当前住房保障工作的一块重点项目。现在这一项工作各个区县都正在积极筹备当中。因为公共租赁房它是以租不售的概念,这里面它的流动性,它的准入的细则,管理可能就比单单的把一个房屋分配过去以后来得环节和程序更多,它需要一个专门的运营机构去运行这样一个区域的甚至区外的房源的特点。那么这项工作市政府也抓得很紧,我们现在这一项工作像你刚才讲的在房源方面,在运营机构方面,在这样一些静安的公共租赁房中心城区的公租房的定位方面都在积极的运行过程当中。因为它里面有一个要去房源落实,这也是一个比较大的情况。现在市里面也在积极筹措,为中心城区筹措一些统筹统配的房源,这些工作都在积极进行当中。估计可能要到下半年,很多的情况会更加清晰一些。

   

    劳动报:

    到时候公租房也是市里面统筹安排的,类似于经适房这样的?

   

    杨志健:

    主要的工作和要求都是在区县。市里面主要是出一些大的原则、规定以及在市的层面上相关条线部门在税、工商登记、公用的水电煤的价格方面做一些政策的规定,在落实层面、操作层面都是各个区县。

   

    劳动报:

    静安区会不会在区级层面建造一批公租房或是区里面一些大的企业建一些公租房?

   

    杨志健:

    现在很多的工作都还在积极酝酿过程当中。客观的事实是这样子,因为静安区比较小,也比较成熟,所以要在区内筹措公共租赁房的房源,这是非常必需的,但是确实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方方面面一起来努力的。

   

   新闻晚报:

    我看到这个地方提出来有四个基地,大概有多少面积的房子呢?

   

    葛海金:

    市里面统筹统配的给静安区的这四块房源,就这个基地来说,这个基地是一个大基地,这四块都是大基地,每一块基地里面届时都会有一万个区县的申请居民入住,就这个大基地而言,面积目前这个数据我们还没有掌握。

  

    杨志健:

    更完整的意义上来讲,就是说因为中心城区经适房的房源比较少,所以从统配统筹的角度对中心来讲,有这样四个基地的安排,原则上来讲,给到各个区县这样四个基地,它是完全把这个情况跟居民见面的。那么居民根据这样一个价格的情况,根据自己家庭的收入情况,甚至根据自己的交通便利等等情况,他应该先申请。先申请以后每个区县初步能够看出来有怎样数量的家庭,对哪一个基地的情况还是要到市里面再统筹,但是总体来讲我觉得应该能够满足我们申请居民的一些基本的要求。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大致价格和商品房的差异是多少?

   

    杨志健:

    差异就跟所在的区域的房屋价格,这些区域都不在我们区里面,三林、青浦、嘉定这边,所在周边的房源肯定比它高,这是肯定的。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三林的价格有多少?

   

    葛海金:

    三林周边的价格大概在一万八到两万一平米。

   

    解放日报:  

    浦东三林的基准价是八千,这个八千是根据什么算出来的?

   

    杨志健:

建设成本。

 

    解放日报:

    楼层不同的会有点区别?

   

    杨志健:

    有,甚至三林基地你们看过就会知道,非常大的一个地块,地铁在哪个方向,交通条件还要有略差的,八千一也可能。

   

    葛海金:

    房子质量,像三林这一块实际是获得了白玉兰房型设计奖。和三林房子所不同的肯定就是房型小一点,因为经适房的对象不一样。

   

    新闻晚报:

    这四处房源的竣工时间?

   

    葛海金:

    我们这一批推开的今年年底,如果说在申请审核整个流程顺利的话,年底符合条件的申请居民都可以入住。刚刚讲这四块大基地,六月底。已经老早进入结构封顶了,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四块基地准备今年投入使用的都进入封顶了,我讲的是六月底全部作为现房交房的。

   

    文汇报:

最好还是有一点数据,预计多少人可能会申请。或者这种特点的比较,静安区跟其他区可能会在经适房申请方面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我们的特点在哪里?

   

    杨志健:

    如果说静安区跟其他的区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几个中心城区实际上共性大于差异性,基本上像我们跟卢湾、黄浦,这种中心城区都差不多的情况。有多少人能够(申请),因为静安区历年来拆迁的地块当中,人户分离的现象很多。很多居民热爱静安,人走了很多年,户口仍然是在静安,像大沽路、延中绿地等等,很多人的户口还在静安。那么申请经适房是以户口所在地申请的,所以我们有一块的预测是已经出去的各位居民,他户口仍然在,他现在的经济状况、住房情况我们应该理解为接受了动迁,有了房屋以后,从解困的角度来讲他应该是解困了,但是经适房在解困的基础上有一定程度的改善的意义存在。那么这样的一些家庭,这些年来的情况他们提出经适房的要求的比例有多少,那也是个不定因素。

    现在比较复杂的方面是居民的家庭结构情况,很多的家庭他会有代替问题,外来媳妇人员问题,或者是这样一些家庭对房屋的理解问题,如果说有不同,各个区县当中可能就是人口的结构、人员的情况,从标准、流程、要求,甚至像我们跟卢湾区,我们分的基地都是差不多的,标准也都是完全一样的。如果说我们进入到一个月以后,我们受理的情况来看,可能会在这样一些方面,我们再继续做一些分析,如果能有一些比较明显的特点等等我们也可以跟各位再分享。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如果是有房屋登记的,静安的户籍人口是几十万,比如有多少户籍人口是已经有很好的住房条件,有多少是已经动迁,解决了至少搬困或者是略有改善,然后有多少确实是无房或者说居住面积是在这个标准之下?

   

    杨志健:

    在经适房的标准之下?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对,从房屋的登记来看,因为一般房产还是有交易登记的,就是这种大数有没有?

   

    杨志健:

    因为经适房的标准不光是以房屋的情况。

   

人民日报上海分社:

比如说有三十几万人口,已经有良好住房条件的大概有多少户籍人口,这个应该是管理局可以掌握的。

   

    杨志健:

    我们静安区实际上是除商品房以外的旧住宅小区比例还是很大的,旧的住宅小区我们将近40%。这个旧住宅小区里面也分新里、旧里、花园旧宅、新式里弄(音译)等等,但是我们静安的房屋的成套率也要到90%,还有几个大的拆迁基地上面,如果从旧改的角度上来完成的话,经适房更多的是从改善型的角度。你家里小有资产,立足于改善,如果没有资产那就进入政府的廉租或者是补贴的概念。

   

    周惠珍:

    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今天的座谈会就到这里,谢谢各位。

 

 

 

附件:
分享到: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