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专题新闻 > 匠人·记忆

【匠人·记忆】修表“老法师”吴腊宝 70余年执着于“一分一秒”


【来源:区新闻中心 发稿时间 :2016-05-24 16:13 阅读次数:【推荐】【纠错】
纠错
1.错误类:
错别字 图片显示错误页面显示错误 其他错误
2.出错页面的地址(浏览器地址栏里面的地址):*
3.内容标题:*
4.为了方便我们更准确及时的处理错误,请尽可能详细填写你的操作经过:
您的姓名:*
联系方式:*
Email:*
【收藏】 【字号 】 【我要打印

修表“老法师”吴腊宝 70余年执着于“一分一秒”

记者 余儒文 摄

(记者 黄竞竞)

一盏台灯,一张工作台和各式各样的小工具,87岁的吴腊宝师傅戴上放大镜,低着头,左手拿着一块表芯,右手捏着一把镊子,小心翼翼地拆卸着。一些别人无计可施的手表,到他手里都能让时间重新“流动”。70余年如一日,这位老人“修复”着时间,也与手表结下一生情缘。

眉毛粗细零件上“做文章”

初见吴腊宝,精神矍铄,耳不背、眼不花。虽然有些手表的零件小到只能用镊子才能夹起来,但他的手没有任何抖动,精准平稳的手法很难让人相信他已经87岁高龄。

“这块手表应该有143个零件。”吴师傅拿起一块顾客送来维修的浪琴表说道,“不是我记性好,这个型号的手表,我少说拆装过几百次了。”

“神奇”来自年轻时下的苦功。15岁,在嘉兴开始做学徒。19岁,来到上海南京路的钟表店继续打磨手艺。工作之余,吴师傅还利用休息时间,把一块块手表零件全部卸下,再原封不动地悉数装回,十年里反反复复无数次……慢慢地,他对钟表的结构、工作原理了然于胸。

1958年,我国第一家手表厂——上海手表厂建成。吴腊宝从工人到副组长、组长,一路做到车间副主任。由于手艺精湛,他在全市乃至全国的技术比武中获奖无数,奖状多到“一面墙都贴不下”,成为钟表业内,名扬全国的“老法师”。在上海手表厂提前退休之后,又先后受聘于昆明、贵阳、重庆等地的手表厂,担任工程师。

吴师傅告诉记者,修表的精细程度堪比“心脏搭桥”。比如“栽擒纵轮”,手表里的擒纵轮,是由擒轮、摆轮组成的一组齿轮,它们能以正确的速率驱动钟表指示时间。齿轮的轴尖通常只有一根眉毛粗细,如果不小心摔断,市场上又配不到,就必须手工修复。

“现在这么精密的零件损坏,店家不愿意冒风险去修,都是直接替换。有些工艺掌握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吴师傅不无担心地说道。

北京的顾客慕名而来

在曹家渡街道社区生活服务中心,一块三米见方的空间,便是吴师傅服务居民的“根据地”——钟表维修处。

“吴师傅修表手艺又好,价钱又实惠,街坊邻里都知道。”前来修表的刘阿姨告诉记者,她已经在吴师傅这里修过三块手表。尽管几年前搬到了杨浦区,但每次手表坏了,还是过来找他帮忙。

吴师傅告诉记者,到他这里修表的多为附近居民,也不乏从川沙、九亭、青浦等地慕名前来的顾客。2009年,北京的董先生拿来的瑞士米陀表让吴师傅记忆犹新,“这块表算是这么多年来难度最高的一块了。”

这块表是董先生30年前购买的,曾在北京几大表行都修过,尽管被拆除了周历、日期等零件,还是走走停停。董先生又找到北京米陀表专卖店,被告知手表要送往瑞士修理,且费用不低于3000元。无奈,表一停就是十多年。2009年,董先生到上海浦东看望子女,无意中得知吴师傅修表技术精湛,就找过来试一试。

“原本只是摆轮和轴承坏了,但是被越修越坏。”由于手表型号太老,吴师傅四处奔走,才配齐了所有零件,并把其他店家胡乱拆去的零件和装错的地方一一恢复,前后耗费一个多月。修好后的手表走时精度分秒不差,300元的收费更是只有专卖店的十分之一。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吴师傅会在部分修好的手表内盖上写下修理的时间。“这是做记号,一看就知道是在我这儿修的表。保修期里再找过来,就不再收人家费用了。”吴师傅说,自己最忙的时候一天要修30块表。如果从15岁开始接触钟表算起,自己经手的手表,保守估计也有几万块。

手艺人就靠指尖的辛劳

回忆起钟表行业的历史变迁,吴师傅感慨不已。上世纪60年代,手表是结婚“三大件”之一,手表券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票难求。到了70、80年代,手表越来越普及,钟表行当的生意更是红红火火。90年代开始,钟表业受到冲击,钟表匠纷纷转行,到如今,像他这样的老师傅已很难见。

“和我一个年代的老师傅,已经少之又少了。”吴师傅说,随着时代的发展,手表的工艺在一天天精进,维修的难度也在不断增加。作为手艺人,靠的就是指尖的辛劳,“再复杂的表,原理是不会变的,考验的就是耐心和细心。”

让吴师傅庆幸的是,在上海手表厂工作期间,自己带了不少徒弟,许多技艺也倾囊相授。如今,徒弟们大多已成为上海各大钟表行的顶梁柱,“我也算为中国的钟表行业培养了一批人才,贡献了一点力量。”

在他眼里,手表不仅是计时工具、身份象征,更是人们对时间的珍惜、对光阴的留恋,“其实,每一块手表都是艺术品。”

“滴答”声中,耄耋之年的老人依然乐于修正顾客们的“时间”。他希望,人生剩余的时光都能和钟表相伴,直到拿不动螺丝刀的那天。

(来源:静安报)

附件:
分享到: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