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专题报道 城市建设和社会管理 国际商务港 民生服务 文化静安 党的建设

新闻中心 > 媒体话静安 > 国际商务港

新静安区分羹新兴金融

【来源:人民日报 发稿时间 :2016-01-25 08:42 2016-01-25|人民日报|点击次数:】 【字号 】 【我要打印

0

0

今后,除了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跨国企业在华总部也可以选择落户上海新静安区了。记者获悉,全球规模最大的纺织染料供应商德司达全球控股集团大中华区总部已正式落户上海苏河湾地区,这也是新静安区成立后引进的首个跨国集团总部企业。

1月10日,在中国共产党上海市静安区第一次代表大会上,静安区委书记安路生在工作报告中指出,与闸北区“撤二建一”后,新静安区将实施“一轴三带”发展战略。总面积37.3平方公里,设13个街道,1个镇,户籍人口100万。

新兴金融是亮点

这是黄浦区和卢湾区合并后,上海城市规划中的又一次联姻。对此,上海城市创新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任新建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说:“大静安发展的第一个亮点在于新兴金融布局,第二个亮点是创意园区的产业布局。”

“大静安与黄浦目前是上海最中心的核心城区,把静安与闸北合并,会出现两区域内产业布局方面的优势互补。新静安的定位会比以前更高端,会更加突出其在时尚文化、新兴产业、产业沿苏州河两岸的布局等特色。”任新建分析指出,此前,老闸北在发展苏州河概念上相较于苏州河以南的北静安更为超前,而老静安区在时尚文化、国际金融和创意园区领域有相对优势。

“原来的静安区在金融领域的目标是打造一个跨国金融的聚集区,老闸北则重点突出苏河湾创新金融服务区,现在把这两者结合起来,实际上也是围绕跨国金融总部与新兴金融发展进行布局。” 任新建表示。

新静安区的金融布局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第一,方便向大静安原来的核心金融区聚集;第二,向苏州河两岸进行布局和集聚;第三,静安的产业金融与老闸北的股权投资等结合起来一起发展。

新静安此前因为受区域发展的限制,金融体量远远不及陆家嘴,如今存在新兴金融发展的空间,预计在股权投资方面会进行有效布局。任新建强调,大静安的金融路线仍然突出“高端”路线二字,主要是聚集一些高端金融总部,特别是引入国际金融机构。

整合是大方向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剑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合并将是上海今后发展的大方向,新静安区的形成与此前黄浦区和卢湾区合并的原理差不多,都是上海总体规划与空间调整的一部分,响应的是几年前就提出的‘整合’口号。”

从行政地图上看,上海许多区都存在面积偏小以及中心城区以服务业为主的问题,服务业同质化问题很严重,且多以金融业发展为主。张剑涛认为:“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在于,虽然我们是市场经济,但其实计划经济占比也很多,地方政府在拼政绩的压力下,无法遏制各区之间出现相互竞争与重复建设,这就使得以市场经济为主的现代服务业在行政命令的影响下扭曲发展。”他强调,在整合大方向下,现代服务业重复发展的问题会缓解,运行成本也会降低。

当服务业过分集中,就会出现另外一些问题,比如,上海的写字楼空置率会升高。张剑涛分析,从2009年开始,上海的写字楼数量就创下全球最多,除了开发商,很大一部分是政府行政主导所致。如今,上海过剩严重的不仅是写字楼和商业地产,商场过剩问题也非常厉害,所以整合变得非常迫切。

“棚改”是难题

不过,张剑涛指出,“静安区合并后存在一个最头疼的问题:老闸北的棚户区如何改造?”闸北在老上海人的印象里,尤其是解放前,是夹在租界与国民政府之间,属于苏浙一带难民聚集区。迄今为止,类似棚户区的问题依然存在,所以,合并以后改变原先的“差印象”必须放在第一位。

根据规划,新静安区将实施“一轴三带”发展战略。其中,“一轴”是指贯通南北、共享互融的复合发展轴;“三带”是指南京西路两侧高端商务商业集聚带、苏州河两岸人文休闲创业集聚带、中环两翼产城融合发展集聚带。

“‘一轴三带’中的一轴是虚的,且‘三带’中有意无意跳过了最难发展的棚户区一带。”张剑涛认为,苏州河、南京西路这两个带的发展已经趋于成熟,预计最大的发展变数还在于老闸北棚户区一带,这片地方的形象、功能与社区改造都是难题。比如,如何甩掉棚户区帽子、改善低端小区设施,以及如何安置这一片大部分的低保人群都将是件困难的事情。

张剑涛认为:“棚户区一带是新静安发展的最大变数。不过,这一片旧城改造也许会是新静安的后发优势。因为这里有土地可以出售,土地开发商屡屡开出天价,这对政府而言是好事,但对购房者而言,性价比有待考量。”记者调查发现,闸北大宁板块的房价去年在每平方米5万元附近,而开发商将来可能会开价在每平方米8万元左右。

闸北的老工业转型很困难,不管是租房还是买房最终成本都会体现在工资上,而传统制造业根本无法承受这些高昂成本,所以最终可能只会发展高科技产业或高科技制造业。但张剑涛指出,金融行业多以集聚为主,静安区的金融业并不是供不应求,而是供过于求,这就是行政力量干预的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新静安区想发展新兴金融也存在内外挑战,因为陆家嘴已经聚集了很多金融总部,而新兴金融发展最快的是深圳和浙江,所以静安区想分得一杯羹并不容易。此外,现在上海有很多地方都在开发商务区,比如,虹桥商务区、世博园区和前滩等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所以静安与闸北合并后发展前景远非“一合永逸”。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