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专题报道 城市建设和社会管理 国际商务港 民生服务 文化静安 党的建设

新闻中心 > 媒体话静安 > 专题报道

“我要把父亲没走完的路走下去”

【来源:青年报 发稿时间 :2017-11-09 15:40 2017-11-09|青年报|点击次数:】 【字号 】 【我要打印

0

0

“我叫宗晨,警号027257,今天是我成为人民警察第1127天,也是我父亲宗国兴,离开我的第1275天。”不久前市公安局发布的纪录片《忠诚的意义》中,宗晨的这段深情独白感动了无数人。为了继承父亲的遗志,这位28岁的年轻人放弃外资银行的高薪工作,踏入警营。选择与父亲同样的岗位,巡逻父亲走过的辖区,他说:“父亲没走完的这条路,我要帮他走下去。”

青年报见习记者 钟雷

“父亲从来不在家里说他工作的事情,我不知道他平时上班都做什么。”“警察平时做什么?为什么假期都不放假?”

父亲倒下的那天晚上,每一个场景都刻在宗晨心底。

2014年3月20日晚上10点,加完班回到家的宗晨带发烧的父母前往医院就医。本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但验完血没多久,父亲的验血结果却通过绿色通道传了出来,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走到了宗晨身前:“你爸爸可能马上就不行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的结论让宗晨一时难以接受。“我爸本来白天还准备去上班,因为正好去医院拍了个片,为了等结果,他难得请了次病假没去上班。”宗晨没有想到,父亲请完这次病假就再没能回到岗位上。

宗晨的父亲宗国兴是消防兵出身,1986年转业做警察。自记事起,宗晨便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一名警察,但也仅此而已。用他的话来说,正式从警之前,自己对警察两个字既陌生又熟悉。“他从来不在家里说他工作的事情,我不知道他平时上班都做什么。”那时,宗晨对警察唯一的印象只停留在一个“忙”字上,白天自己读书的时候,父亲在家休息,晚上自己一回家,父亲已准备出门上班。节假日缺席早已是惯例,就连除夕夜的团圆饭,二十多年里,父亲也只和家人同桌过四五次。“警察平时做什么?为什么假期都不放假?”虽然心里藏了许多问题,但那时的宗晨总觉得来日方长,未来有的是时间找父亲刨根问底。

虽然不了解父亲的工作,但对于父亲的期望,宗晨一直心知肚明。“他希望我做警察。但他也比较尊重我,只会旁敲侧击暗示我。”高中毕业前,父亲时不时会带一些法律类的书籍和试卷回家,宗晨知道,那是备考警校的复习用书,但当时对做警察“无感”的他把这些书束之高阁,最终报考了某校的商务英语专业。

大四上半学期,宗晨早早拿到了工作offer,但父亲依旧会通过母亲迂回劝说他报考警校。然而,警校的报考时间为下半学期毕业前,这意味着如果要报考警校,宗晨必须放弃已经到手的offer。“那时候不想做警察一方面也是不想活在父亲的光环下,怕被贴标签,加上年纪轻,想闯一闯自己做些事情。”权衡之下,他最终选择去银行工作。

为了证明自己,工作后的宗晨异常拼命,“我父亲属于蛮保守的人,在家吃饭的时候他习惯等孩子回家再开饭,但我工作压力大,没能顾及家里。”2014年1月1日跳槽到某外资银行后,一直到3月20日父亲病倒,宗晨没能在工作日回家陪父母吃过一顿晚饭。“要是当时能多陪陪他就好了。”回想过往,宗晨几番哽咽。

“很多人都说,父亲没能干到退休,好像路没有走完,我想帮他把这条路走下去。”“父亲以前上班做什么,我就想做什么,也算是找到一种心理寄托。”

父亲病倒后,宗晨本想辞职全心照顾父亲,但遭到父母坚决反对。看着病榻上的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手上渐渐爬满一个个抽血针孔,愧疚感充斥在宗晨脑中。为了给父亲治病,宗晨的外公外婆甚至已经做好了卖房的准备。但仅仅半个月后,4月7日清明节当天凌晨5点,宗晨的父亲没能坚持下去。

“别人20多岁的时候,遇到的都是老一辈亲人的离世,而我直接面对的就是我的父亲,又这么突然,真的很难接受。”父亲离世后,生前的点滴回忆都涌回宗晨脑中,其中便包括父亲对自己从警的期望,但真正让他下定决心成为警察的却是两天后父亲的追悼会。
“警察一批一批地来参加追悼会,一开始怕来的人少我们特意订了中厅,结果最后整个厅都站满了人。”追悼会当天,当身着警服的队伍一排排源源不断地走上电梯时,宗晨第一次觉得,自己认识的父亲和别人眼中的父亲似乎有着天差地别。

宗晨回忆,当天警车一路护送着灵车,父亲的遗体上还披着党旗。过去他一直觉得父亲是不起眼的警察,但是追悼会的所见所闻让他觉得,父亲远比自己想象的伟大。“很多人都说,父亲没能干到退休,好像路没有走完,我想帮他把这条路走下去。”而除了继承父亲的遗志,另一个念头也埋在了宗晨心里:去了解父亲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用宗晨自己的话说,追悼会结束后,他鬼使神差地点开了警校报名的消息,发现当天正好是警校报名的截止日,由于本科毕业即将满一年,这是他最后一次报考警校的机会。没有多想,宗晨填写了报名申请。

此时距离开考只有一个多月,且还要处理父亲的后事,但宗晨始终没有放下复习工作。笔试前一天,又恰逢父亲的“五七”,整夜没睡的宗晨第二天奔赴考场。“很多事都赶在一起,像一种冥冥中的指引。”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但最后宗晨还是拼到了一张警校入学通知。

从警校毕业,选择分配志愿时,他选择了父亲生前工作过的静安公安分局石门二路派出所,并和父亲一样,成为了一名巡逻民警,巡逻同一片辖区。“父亲以前上班做什么,我就想做什么,也算是找到一种心理寄托。”

“如果家里没有人做警察,新警遇到嫌疑人难免会有点害怕,但我入行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父亲泉下有知,希望能为现在的我自豪吧。”

父亲去世后,宗晨买了一只比熊犬在家陪伴母亲,为了防止母亲睹物思人,宗晨把家中父亲的照片都收了起来。整理照片时他才发现,众多照片中,他和父亲的合影屈指可数。采访当天,宗晨翻找许久,才找出一张童年的生日照。照片中,父亲宗国兴正和他一起吹灭插在蛋糕上的蜡烛。过去父亲回家前总会换上便服,对宗晨来说,记忆中父亲身着警服的形象十分模糊,而来到派出所后,从资料照片和派出所前辈们的口中,一块块记忆拼图终于拼凑出父亲作为警察的形象。

“每天老宗都是第一个到单位,几乎不请假。”“他工作比年轻人还拼,两个夜班之间,他只休息半小时。”“夜班别人都开汽车巡逻,就老宗开摩托车,跟着他搭班永远是最苦的,他说自己跑得不如年轻人快了,开两轮的行动起来更方便。”尽管出于对宗晨情感上的照顾,大家尽量不在他面前提起他父亲,但整日巡逻在父亲过去的辖区内,从大家的只言片语中,宗晨还是了解到了曾经那个“拼命三郎”的各种事迹。这让宗晨更不敢懈怠,“万一我没做好,反倒丢他的脸。”

宗晨现在的辖区内,酒吧林立,醉汉出没的同时,也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一次,接到电台的呼叫,宗晨和同事驱车前往成都北路南京西路路口堵截一名盗窃犯。到达现场后,面对夺路而逃的嫌犯,宗晨和同事下车紧追,几下把对方摁倒。“如果家里没有人做警察,新警遇到嫌疑人难免会有点害怕,但是我从小就明白做警察的危险性,入行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宗晨说自己在打击犯罪时,更多的是紧张和新鲜感,而打击犯罪后的那份成就感也是别的工作无法比拟的。

作为男生,宗晨坦言自己更喜欢打击犯罪,但实际上,日常工作中,宗晨90%的任务都是调解市民纠纷这类小事。而在处理这类事件时,年轻的宗晨有点力不从心。每到此时,他就会问问前辈如果是自己的父亲会怎么做。“师兄告诉我,我性子比较急,说话不够接地气,有点上纲上线,但我父亲就是比较会说话,为人更加客气,处理更加有艺术性。”

距离父亲离世已经3年多,每每想起他,宗晨仍有诸多遗憾。他说,父亲对自己特别好,好到别人开玩笑说“父亲像养女儿一样养着自己”。如今,在同样的地方做着和父亲同样的事情,宗晨开玩笑说,好歹是让姓宗的“香火”能在这个派出所延续下去。

“如果父亲泉下有知,希望能为现在的我自豪吧。”说这句话时,宗晨不经意地仰头一望。

附件: